辰皖

BSD/OMJ/DC/怪师/blazblue
,请多指教

【太中】光阴

“从今天开始,你们就是搭档了。”首领坐在办公桌后面,双手交叉置于下颚处眯眸笑看着两个并肩而立的少年。
“请多指教呀——搭档。”太宰治转头眼中映出人暖橘色如阳光般的发丝,故作稳重的伸出手去以示友好,微微弯起的嘴角怎么也藏不住那一丝戏谑。
“哈..也请你多多指教啊。”中原中也回以微笑,感受到几乎要捏碎手骨的玩笑力道时同时也加重了手上的力气。
两个孩子气的人举动落在男人眼里,他满意的勾唇。
——哪里不对。那个太宰治的演技怎么糟糕成这样,明显是个不成气候的小屁孩...。

“太宰君叛逃了!”
“那作为搭档的中原君...”
“是要去审讯室什么的吧...”
部下的悄悄议论被中原中也听了个正着。
嘁,所谓的失踪就是这样吗?真是符合他的恶心性格啊。中原中也满不在乎的轻轻晃着手中擦拭锃亮的高脚酒杯,月色为他垂下的眼眸镀上一层银辉敛去不必要的落寞。
那又算什么啊?
——等一下,叛逃。那不是四年前的事情吗?

“中也,我制定的作战方案有错过吗?”大衣随意的套在身上,太宰治勾起嘴角。向来胸有成竹的他总有资格露出这样一种中也无比熟悉并且厌恶,却不可否认的能感到安心的表情。
“...嘁。”陌生的米黄色大衣在身后偏左侧,中原中也余光扫到一点便挪开视线咬咬牙准备蓄力一击。
——......

“汝,容许吾阴沉之污浊。”巨大的怪物那令人作呕的绿色肢体肆意的蔓延破坏,他并不惧怕反倒充满轻蔑而对。
“勿复吾之苏醒。”
——嘶...到底是什么啊?

“敌人已经消灭了,休息吧中也。”
“我们?只是恶人之敌罢了——”
后来的话中原中也一句也没听清楚,一直裹在心头那种蛛丝般一道道缠绕着的真实终于拉扯掉一切阻碍视线的障物。
——那些画面,早就过去并且应该忘记的干干净净吧?为什么现在会一起回想一遍啊!?

“中也。中也,醒醒啊。”
那个家伙在叫什么?难得脸上的表情这么奇怪...不怕吓到殉情的女孩子吗?该死,眼皮怎么这么沉,不赶紧打起精神来的话...
他想将模糊的视线重新聚焦,想将所热爱的世界重新映在那双蓝宝石一样的眼睛里,却始终使不上力气,睁开双目已是困难。
——喂,给我滚远一点啊...
———————————————————
“说真的,这就是为什么我这么讨厌你啊中也...”太宰治看着墓碑上被灰尘浸染的旧照片,将手上的帽子丢进正燃烧着的火堆。
“已经不再是从前了,双黑回不去了喔中也。”
“这是好事。因为他们其中的一个已经死掉了。”
“可是啊,为什么...”
“那个人不是我呢。”
太宰治轻笑着,坐下来与墓碑齐平。
——这腐化了的黑暗世界,唯有我一人无法逃离。
end.

【文豪野犬】超无聊的事情

找时间抽空整理了一下文豪野犬,三次中作家先生们的出生年份及其逝世年份,后期可能会加上一些东西的,大概能作为一个写文的致敬材料。除去了组合(。)对不起x可能会有差错请谅解

芥川龙之介:1892~1927(35)「罗生门」(生活压力吞安眠药)
中岛敦:1909~1942(33)「月下兽」(哮喘)
太宰治:1909~1948(39)「人间失格」(与女读者殉情)
中原中也:1907~1937(30)「污浊了的悲伤之中」(结核性脑膜炎)
国木田独步:1871~1908(37)「独步吟客」(肺结核)
福泽谕吉:1835~1901(66)「人上人不造」(脑溢血)
宫泽贤治:1896~1933(37)「无畏惧雨」(肺病)
谷崎润一郎:1886~1965(79)「细雪」(肾病)
与谢野晶子:1878~1942(64)「请君勿死」(肺结核)
江户川乱步:1894~1965(71)「超推理」
森鸥外:1862~1922(60)「Vita Sexualis」
樋口一叶:1872~1896(24)(结核病)
立原道造:1914~1939(25)(胸膜炎)
广津柳浪:1861~1928(67)「落椿」
梶井基次郎:1901~1932(31)「柠檬」(肺结核)
尾崎红叶:1868~1903(35)「金色夜叉」
梦野久作:1889~1936(47)「脑髓地狱」(猝死?)
织田作之助:1913~1947(34)「天衣无缝」(肺结核)

坂口安吾:1906~1955(49)「堕落论」

泉镜花:1873~1939(66)「夜叉白雪」